学生组织

谁持彩练当空舞——“品读经典,感悟设计”活动读后感展示

供稿:周明宇 发布时间:2010-04-12

作者:菅文静       学号:20925117

 

当芬利还是8岁的小姑娘时,她就萌生出对颜色的强烈兴趣。偶然在教堂的一次漫步中,她得知教堂彩绘玻璃的蓝色配方已经失传,于是下定决心要找回那逝去色彩的光影变幻,而且不触摸到每一种古老颜色就决不善罢甘休。此后一次次远渡重洋的足迹构成了该书迥异于其它百科全书的体例,每章以一种色彩展开一系列追溯之旅。她到墨西哥、智利、秘鲁寻找红色,到伊朗、印度、西班牙寻找黄色,几乎每一种颜色的源头都是好几趟旅途的终点。

女学者维多利亚·芬利具有社会人类学背景,专攻亚洲文化,曾在香港当记者和艺术编辑,她的旅行足迹遍布全世界,尤其是土著人、史前壁画尚存的冷僻之地,每一次旅途都是一个颜色的故事;相应的,每一章节也都以一种色彩为主题。 

在中国,有一种神秘的颜色引起了她的兴趣。这种颜色只在一种特殊的瓷器上发现过,被称为秘色瓷,据说惟有皇家方能使用。人们只知道那是一种绿色,但具体有着怎样的深浅,绿到何种程度,却没有人能够说清。当心中怀揣着对秘色瓷的千万种美好猜想时,作者无意中于博物馆的照片中看到了它,那颜色脏兮兮的,带着点橄榄灰,她顿时大失所望。不过转念之间,她更想去解开一个不同类型的秘密:为什么这种颜色看上去普通,却能够引发唐代皇室的瞩目?为此,她特意踏访西安法门寺,在佛指舍利的冥冥牵引下,惊见答案:对于富足之士而言,他们恰恰缺乏简单二字,而这种秘色,朦胧中预示着自然回归,很可能象征着最原始、最本真的简单状态,也即成为了最完美的状态。在这个日益丰富的物质社会,设计所追求的不也是简单二字吗?

追寻颜色的流逝,像是提亮想像力的着色过程,圣母的面纱或许不是灰白而是天蓝,最著名的希腊神庙之白其实原本是红蓝灿烂;跟随作者寻访颜色,也就等于在被遗忘的历史中重新发现亮点。

这样的书,不是用来提供结论的,只是线索和证据的集合。但是在追寻的过程中,我们看到了那大自然真实的斑斓色彩,作为非专业学者,芬利践行踏实严谨的科学作风,又在秉承追求本源的实证精神,这些都给我以深刻的启发。在设计的过程中, 尤其是工业设计,每一步都应该是严谨的,科学的,有根据的,我们为大众而设计,不是一时兴起,也不是凭感觉做,而是踏踏实实,一步一步的调研分析设计出来的。而这个过程也是个发现问题,解决问题的过程,其中每一步的思索中都可以体会到无限的乐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