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生组织

记我的小学——读《从摇篮到摇篮 循环经济设计之探索》有感——“品读经典,感悟设计”活动读后感展示

记我的小学——读《从摇篮到摇篮 循环经济设计之探索》有感——“品读经典,感悟设计”活动读后感展示

供稿:周明宇 发布时间:2010-04-12

作者:张淼     学号:20062522

“今天,这种‘国际风格’渐渐演化成了流于平庸的风格:呆板、单一、没有地方特色(不考虑当地的文化、自然条件、能源和物质循环)的建筑结构。这种建筑物极少能够反映一个地区的特点或者风格,如果在沥青加混凝土的‘办公区’周围还有一处没受到破坏的优美的自然风景的话,就会显得与环境格格不入。这些建筑的内部设计一样令人感到乏味:密封的窗子,嗡嗡作响的空调机,虽有供暖系统,但缺乏阳光和新鲜空气,还有统一式样的荧光灯照明。这些建筑本来就是为了用来摆放机器而不是为人设计的。

对于正在图书馆的荧光灯下感到气闷的我而言,这段话讽刺极了。图书馆的空调机恰在此时开始发作,乏味的嗡嗡声真是让人恼火。合上书本,不禁开始怀念我的小学。

十年前的小学的教室是简陋的平顶屋,因南北两侧各两扇大窗户显得明亮而宽敞。没有空调,没有供暖系统,窗子一年四季都是敞开的,即使是在寒冬。

我们的小学是没有晚自修的,所以教室只有一颗最普通的15W的灯泡,甚至没人理会它是否还能正常使用。我们的作息时间随日照时间的长短而改变,印象中的小学,总是和兄弟姐妹一起迎着朝阳去学校,被夕阳追赶着回家。

整个校园里有很多树,围墙内一圈是两行杨树,从学校门口到教室的主路两边是两列柏树,学校的操场前面还有三五棵梧桐,长得十分茂盛。所有这些树都是在建校伊始时,老师们领着五、六年级的学生们一起栽种的。树种好之后,浇水的任务是分摊到各班的值日生的,每天清晨和傍晚各一次,上课之前总能看到几个个头高大一点的男生用木棍抬起水桶,逐棵去浇水。记忆里,似乎这些树从来也不“生病”,总是长势很好,夏天的时候,能听到风穿过树叶的缝隙发出的悦耳的沙沙声。

除了这些树,每班教室前面都有一小块空地,作为各班的小花圃。学校从来不参与小花圃的建设,小花圃完全交给各班打理。从选种子到照看花成长、除虫锄草,都是各班的分内事儿。每年开春暖和一些之后,班主任总会布置下任务,由我们自己从家里带花种,种什么花我们自己决定。男班干照例要领着几个力气大的男生把花园整理一下,翻翻土,施点农家肥,再用砖头和树枝给花圃做个小围栏。女生们总是叽叽喳喳的每天去查看花的长势,等到花开,不免要和邻班比较一下哪边的花开得漂亮……

现如今,我的小学已经不复存在了,村里的家长全部都把孩子送到城市里去读寄宿小学,据说教育水平高一些。不知道后来的孩子们,在城市里的小学就读之后是否也有我这样美好的回忆。

再翻开书,赫然一句话,令我不由得感到悲恸:

“城市啊,不过是隔绝世界及其美好事物的一座过度膨胀的监狱。”